24 April 2008

阿介之一

脑中还清晰的记得阿介的那一句话,当时的我什么也不及反应,就站在原地,瞪着双眼望着他。而他也只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的。一切都停住了。地球不再月球不再公转。时针,分针,秒针都不再转,一切就像电影被定格了。
“我喜欢你,我可以吻你吗?”

看着阿介的脸逐渐移近时,我的心也随着那距离的缩短而加快了速度。12公分,9公分,6公分,3公分,0公分,他的唇碰上我的唇。我没有推开阿介,也没有想逃离的冲动,只任由阿介的唇叠在我的唇上。没有别人所说的幸福感觉,也没有别人所形容般的飘飘然,更没有传说中的教堂钟声。

一切在开始慢慢的恢复原状。时间开始在动了。
1秒,3秒,5秒。。。。。。我的理智也开始清醒。
1分钟,4分钟,7分钟。。。。。我的双脚也开始可以活动了。

我不停的跑,不断的跑,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想逃离那案发现场。1公尺,5公尺,8公尺。。。。。我很想继续的跑,不想让自己停下来,可是我累了,我的双胶也累了。

关上房门,才发现自己整身湿了。汗渗透了我的衣服,沿着衣角慢慢的流着下。穿过裤子。。。。。滴在地上。。。。。我想,我真的跑了很久,也跑了很远。突然,我双腿无力,就这样跌坐在地上。

隐约间,我又闻到他身上那股香水味。仿佛他就站在我的身前,仿佛他还吻着我,仿佛他的唇还叠在我的唇上。

我想,我喜欢那种感觉。

我依恋着这种感觉。我不舍得睁开我的双眼,唯恐睁开双眼时,那一切幻觉会消失。

“我是喜欢他吗?”“我真的喜欢他吗?”

睁开双眼时,一切真的是幻觉。眼前并没有阿介的身影。我失望了。尝试闭上双眼,企图寻找刚才那一刻的幻觉。我又失望了。

阿介23岁了。我和阿介同年,同日,可是不同月出生。他比我年长两个月,他比我好动,他比我聪明,他比我果断,他比我积极。。。。。理所当然的,他时常照顾我。而我也理所当然的被他这样照顾着。

似乎,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

每天,我们一同上课,一同下课,一同参与同一个活动。每天早上他总是骑着机车载我上课,又总是骑着机车载我回家。理所当然的,他的家人认识我,而我的家人也理所当然的认识他。

就这样的,一切都那么的理所当然。。。。。

每当我遇到难题,他总是为我解决。而我遇到难题时,他总是我第一个寻找的对象。只觉得有他在,事情就会被解决。理所当然的,我就这样的依赖着他,而他也理所当然的被我这样依赖着。

我们两个男生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走过了很多的成长过程。

很理所当然的。。。。。。。

第二天, 我起得特别早。
因为, 我想避开阿介。。。。。因为我不懂如何去面对阿介。

踏出门口,看见阿介的机车,看见阿介的脸,看见阿介的微笑,似乎昨天什么也没有发生。难道他真的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吗?想着,想着。。。。昨天的影像又浮现于脑海。此时此刻,我只发觉自己的耳根在发烫,我深信,阿介一定知道我在想些什么。

我不敢直视你的眼睛,只好将视线摆在地上。。。。。

“喂, 你还在等什么,难道想迟到”

看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难道他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还不是因为他,我才这样的僵在这里。

望着阿介的背影,隐隐约约又嗅到昨天的那一股味道,发觉自己还蛮喜欢他身上的那股味道。

我到底怎么了。。。。。。。。。。

“昨天。。。昨天真的。。。”你少有的口吃。
“我想。。。我想应该。。。”你还是在口吃。
“我们。。。我们可以。。。”你继续的口吃。

看着你不知所措的样子,我也开始不知所措。因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昨天真的很意外,一直以来我都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所以当一切爆发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对你做了些什么。我想应该不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吧,至少,我知道你不可以,因为我了解你。我们可以比朋友更进一步吗?还是继续是朋友?”

“我不懂你是否可以接受这一切,但,我真的希望你还继续的当我是你的朋友。可是,我不想只是朋友。”

“你的不言不语应该是你给我的答案吧。对不起。”

看着你失落的背影,我也开始跟着失落起来。突然很想喊你的名字,突然很想你停下脚步,突然很想你回过头来,可是却不懂自己想要告诉你什么。

这一刻,我开始发觉自己似乎错失了对你坦白的时机,也错失了对自己情感坦诚的机会。

“阿介,对不起”。望着你的背影逐渐消失在教室的那一头,我轻声的对你说了这一句话。我开始怀疑自己,我开始后悔。。。。我觉得伤害了一个我喜欢的人。我突然很想回到刚才那一刻,很想。。。很想。。。

带着郁闷的心情, 自己一个人步行回家。这是第一次发觉原来回家的路程可以那么的遥远,那么的孤寂。 一路上心中挂念着阿介,期待回家时会看见他在我家门口。可是期望往往带来了失望, 失望往往增添了心中的失落。

躺在床上, 想睡个午觉,可是翻来覆去的。。。。。

打开电脑,也许上网可以消磨时间。

我也不知那来的灵感, 突然在搜索器上填上“男同性恋”。看见搜索结果令我非常的吃惊,竟然有这么多的相关网站。我开始犹豫不决,犹豫着是否应该游览这些网站。。。。

我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男同性恋聊天室。也许是好奇心,我开始在那聊天室里逗留。看着众多的昵称,各形各色的。。。应有尽有。有些纯粹寻找性,有些寻找另一半,有些纯粹要老外。。。。不久有人开始找我聊天。

啤酒海: 你好。
陌生人: 你好。
啤酒海: 你的名字好陌生。
陌生人: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聊天室。
啤酒海: 原来如此。我想,你的昵称应该有着一定的意思吧!
陌生人: 其实也没有什么啦。只是第一次在这样的聊天室。所以对一切很陌生。
啤酒海: 走进这个圈子有多久了?原谅我的直接。
陌生人: 一样还是很陌生。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同性恋,只是。。
啤酒海: 那你在这里干吗?好奇心?难道同性恋真的那么令你好奇吗?我们和你
还不是一样,只是我们选择了和你们不一样的恋爱方式而已。
陌生人: 我想。。。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想多了解。我最好的朋友突然告诉我
他是同性恋者,他喜欢我。我真的不懂该如何。
啤酒海: 他一定鼓了很大的勇气,不然他不会让身边的人知道他是同性恋。我是
过来人,我会明白他。
陌生人: 可是。。。。
啤酒海: 你会接受他吗?
陌生人: 我。。。我。。。不知道。今天看着他失落的走开,我似乎也感觉到那
分落寞。那一刻有股冲动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可是,理智让我站在原
地。
啤酒海: 假如你是同性恋,你可以接受自己吗?这是一个关键,假如你连自己都
不可以接受自己,你没有权力去接受他对你的爱。这样到最后你会伤害
他。
陌生人: 我需要时间。。。
啤酒海: 谈恋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可是要谈一场同性的恋爱更是难上加难。很
多人都认为,这是一群不自爱,自甘堕落的人。这是被人啐弃的一群。
你需要很大的勇气去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接受异样的眼光。你只
可以默默的承受外界给你的压力。我想我言重了。
陌生人: 我可以明白。
啤酒海: 好好的想一想吧!只有你最明白你自己。面对自己,别选择逃避。
陌生人: 谢谢。
啤酒海: 随时欢迎你找我聊聊。再见。
陌生人: 再见。

星期五一直以来都是我最期待的日子,一个可以放松自己,可以好好让自己休息。可是,现在却是我最不快乐,最孤独时候。
突然,我好想念阿介。好想他在我身边。

星期五就这样不知不觉中过了,星期六了。
阿介一直都没有和我联络,他似乎在我的生活消失了一样。
阿介,你应该还好吧!

又上网,同样的一个网站。。。。

陌生人: 好无聊的下午。好无聊的星期六。
啤酒海: 为什么那么无聊?
陌生人: 少了他的日子,突然间好像一切都少了什么的。
啤酒海: 他对你那么重要?
陌生人: 我想是吧。他一直以来是我依靠的对象,可是突然间他不在我身边了。
啤酒海: 你在想念他?
陌生人: 我想,我想念他。以前星期六他总是往我家溜,又或者一起往外跑。我
真的希望他出现在我的身边。
啤酒海: 对着一个人总比对着电脑来得好。
陌生人: 为什么你又对着电脑呢?没有约吗?
啤酒海: 我刚失去了我最好的同性朋友。没有那种心情出外。周末的街道总是双
双对对的看了令人羡慕。我们这些人总是非常羡慕那些情侣手牵手的向
别人夸耀他们就是一对。
陌生人: 原来如此。我想不会明白你们那种心情。
啤酒海: 情人就在你的身边,可是你只可以维持淡淡的一种关系。不可以有蛛丝
马迹让别人发现你们就是一对情侣。
陌生人: 很悲哀。
啤酒海: 或者就是因为这样,很多同性恋者都不想信长久的关系。不是这
样,最后也会因为家人逼婚而选择离开。
陌生人: 。。。。。。。。。
啤酒海: 不想多谈了。朋友,祝福你。
陌生人: 谢谢。再见。
啤酒海: 再见。

“今天阿介怎么没过来,吵架了吗?”妈好奇的问我。
“没有啦。只是他忙着他的东西,不得空过来。”
“以前无论多忙他也会过来。你看起来好像怪怪的。不会真的是吵架了吧?”
“妈,没有啦!我回房啦。你才奇怪,阿介一天没来而已,你就问长问短的。”

没等妈有机会发问就回房了。
心底也奇怪为什么阿介一整天都没有来电。

星期天。另一个没有阿介的日子。
明天就上课了,起码可以看见他。我想,他应该不再载我到校吧!还是早点睡觉,明天自己走路上学。

意外的,阿介的机车在门外。

“不想让家人误会我们吵架了,所以还是来了”阿介连忙解释。
“哦。”
“快迟到了。可以上学了吧。”
“哦。“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再多说。隐约间,我又嗅到阿介那股味道。

“阿介。。。可以谈一谈吗?“

“阿介。。。可以谈一谈吗?“
“可以。。。” 阿介淡淡的应了声。我应该伤了他吧。
“阿介其实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我不懂应该怎样去面对你。由你对我说你喜欢我那一刻开始,我的心情一直都没有平复。短短的瞬间,要接受的东西却太多了。我的好朋友是同性恋,我的好朋友喜欢我。。。。。”
“对不起,我没有想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困扰,对不起。我知道发生了的事情是没办法挽回些什么。我可以做的只是和你保持距离。”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
“整个周末呆在家,我想了很多很多。我很不习惯没有你,我想我妈也应该是这样吧,她还以为我们吵架了。我并没有耻视你,我也可以接受你是同性恋。我也开始分析自己对你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发现里头参杂了太多的成分,需要一样一样的分类。就像品尝一道食物,里头也有着不同的材料,假如想要每一样材料的味道都分出来,那是不可能的。当然,对你的感觉也是如此,到最后我也分不出什么来。”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呢?”
“你闭上双眼来感受吧。”

看着阿介闭上双眼,我轻轻的将我的唇移向阿介的唇。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