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pril 2008

阿介之二

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可是最后还是选择了和阿介开始一段另类的关系。也许在我们父母眼中,我和阿介还是以前的好朋友关系。可是,在我和阿介的心中,我们都知道,我们不只是朋友。

自从和阿介在一起之后,人就开始变得敏感了。和阿介在一起是,总觉得别人投来异样的眼光,然后整个人就开始变得不自然。不知不觉中就会和阿介开始出现距离。

“阿成,怎么你越走越远?”
“没有,只是想看这橱窗的展示品。”
“哦。”

“阿成,怎么你走得那么慢?”
“没有,只是前面的人阻碍我走路的速度。”
“哦。”

“阿成,怎么你那么静?”
“没有,只是人有点不舒服。”
“哦。”

我想,阿介应该也察觉了某些东西吧。只是彼此将这些都放在心最深处,不想去碰触这一切。或许某一天,那一方的耐性被磨光时就会一触即发吧!

自从和阿介开始交往后,我的生活也起了一定的变化。就好像别人开始谈恋爱的样子,喜忧参半。当然,也担心父母会察觉异样。我不想和阿介分享这些,因为我不想他胡思乱想,不想他误会什么的。因为这样,上网的时间多了,流连在一些PLU的聊天室也多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
晴天。。。雨天。。。阴天。。。
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
又开始语无论次了。。。

手机响了,来电显示--阿介。
“成,明天我们去看电影吧,然后KTV,然后逛街,然后。。。我们好久没有出去了。”阿介高兴的数着明天的行程。
“好吧。我们看早场的电影吧,没那么多人。”
“OK,那我订票了。”
“OK,晚安。”
“BYE。”

一个天气非常好的日子。。。

“妈,我和阿介去看电影,然后逛街,今晚不回来吃饭。”
交待一切后便很匆忙的出门了,因为阿介在等着。
熟悉的机车,熟悉的阿介。。。。。。
坐在机车后,迎面吹送的风,夹着阿介的味道,好熟悉。

也许在电影院里才会有比较实在的谈恋爱感觉。阿介的手搭着我的手。在这冷冷的电影院里,阿介的体温从他的手掌慢慢的转送过来,真的很温暖。只有这一刻,我和阿介的距离消失得无影无踪。

走出漆黑的电影院,我和阿介又很自然的有了一个距离。在光天化日下,我们不可能手牵着手。。。。
“阿介,我们属于黑暗的吧!”阿介疑惑的看着我。
“为什么我们只可以在黑暗中才像一对情侣?”
“为什么我们的关系只可以存在黑暗中或无人的空间里?”

刹那间,我从阿介的眼睛里看到了痛心。他的手轻轻在我的肩上拍了以下。
“别说傻话了,我们不是走在阳光下吗?”我知道他牵强的说出安慰我的话。
我后悔为什么说出刚才那些话这就像扎扎实实的踢了阿介一脚般。。。痛。
“别想太多了,你也饿了。我们去吃午餐吧。”

当晚,我就收到阿介的EMAIL 了。

成,
我的心很痛当我听到你的那番话时。
我很生气,我不是气你,我是生气自己为什么不压抑自己,而应为自己的冲动让你那么的不自在,那么的不舒服。对不起,对不起。
如果没有我当初的冲动,也许你的生活会很理想。可以和你喜欢的女生交往,也可以谈一场被人祝福的恋爱。
当我看到你那么的不自在时,我却不懂可以做些什么,不懂可以说些什么。我真的很想就这样的将你紧紧抱着,然后告诉你,“有我在,别怕。”
可是,我却没有勇气在众目窥窥下拥抱着你。因为我怕别人的眼光。对不起。
也许这就是我们这一类人的悲哀吧。想爱,却不敢放心去爱,爱突然变得那么的拘束。也许你是对的,只有在黑暗里,我们才是我们自己。
有时,我真的很想放手,想放你走,然后你可以走出黑暗。可是我不舍得。我好自私。
阿成,对不起,对不起。。。。。。。
阿介。

没有眼泪,没有哭。。。。只是心突然变得很紧,很紧,隐约中有点痛。
原来,阿介也是那么的痛苦,可是我却从来没有关心他的感受,只是任性的,理所当然的让阿介这样的付出。
看着阿介的EMAIL,呆呆的看着。很想回EMAIL 给阿介可是却只对着电脑发呆。很想打电话给阿介,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可是却害怕。
突然觉得恋爱好辛苦,很累人。也许阿介也这样痛苦着吧。
也许阿介在等着我的EMAIL, 又或者我的电话,我不可以那么的自私。
也许事情总该解决。逃避了,明天始终还是要面对。

“阿介,你睡了吗?”
“还没有,还不累。”
一秒。。。两秒。。。彼此都没说话。
“阿成,你看了我发给你的EMAIL吗?”阿介小心翼翼的问着。
“有,对不起。”
“没关系,我明白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不只道如何面对这突然的情况。”
“哦。”
“从来我不曾想过自己会是同性恋,也更没有想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让我重新再选择一次,我还是有同样的答案。”
“真的?”
“真的。只是我须要时间去适应。”
“别怕,有我在。”

我和阿介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了,慢慢的也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也没有了当初那种不自在的感觉。当然,也渐渐开始接受这样的自己。原来时间真的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很多东西,由开始的不知所措到今天的淡然自在。。。。

除了阿介在我身边之外,还有另一个人默默的在某一方支持着我。。。啤酒海。

和啤酒海聊天似乎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还记得那晚和阿介通完电话后,就是他陪我在网上聊天,那晚我的心真的很疼,很疼。

陌生人 :啤酒海,你还没睡吗?

啤酒海 : 还没。你也是,那么晚了。

陌生人 : 心情的起伏很大, 我的心很疼,很难入眠。

啤酒海 : 发生什么事了?

陌生人: 还记得我说的那个男孩吗?

啤酒海: 他怎么了?

陌生人: 刚刚和他谈完电话。今天我对他说了些过分的话,伤了他。他send email 给我。 我才发觉,原来他也承受着不少的压力,而我却不曾体量他。

啤酒海: 我想, 我应该可以明白他的心情。我想,不是应为他你也不会走进我们这个世界吧。 他一定很内疚。所以,他处处迁就你,保护你, 也想补偿你吧。 他不想你在这个圈子里受到伤害, 因为他觉得将你拉进这种生活方式已经对你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陌生人: 你怎会知道? 坦白说,我是不曾想过他的处境,只是觉得他的迁就是理所当然。可是,我完全没有将这些想成是一种补偿。

啤酒海: 或者你们两个人的立场都不一样吧。在他的心中一直都这样认为,假如没有他的存在,你就不会有这样的一段恋爱。那你就可以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了。

陌生人: 可是我并没有后悔啊!

啤酒海: 对,你是没有后悔,可是你的举动或言语上令他误会了吧!也许他真的很在意你,所以整个人都敏感了。

陌生人: 或许你是对的,啤酒海。偶尔我还是会对他埋怨。像今天,我就说了些伤他的话。我问他,为什么我们要在没有人的时候才可以像一对情侣。

啤酒海: 你说的都没有错,我们的确是属于黑暗的,在没有人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是情侣。可是这样的话却加重了他对你的内疚。曾几何时,也有人对我说了同样的话。或者你应该多站在他的角度去想吧。这样你才可以了解他的内心深处。感情也会因此而升华。

陌生人: 谢谢你。你和他的想法真的很接近。和你聊天感觉上就像和另一个他一样。

啤酒海: 也许我和他都在做同样的事情吧。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 晚安。

陌生人: 晚安。

XXX XXX XXX XXX XXX

陌生人: 啤酒海,好久没有和你聊天了。

啤酒海: 最近你和我都在忙,很少上网了。

陌生人: 刚开始工作会比较忙一点。

啤酒海: 你和他的感情怎么了?

陌生人: 很稳定。也许他也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也许也是一种习惯了。而且,我和他都开始上班了,开始为事业打拼,很自然的重心就在刚起步的工作上。你的感情生活呢?

啤酒海: 就如你所说的,那么多年了,一切都变成习惯了。很悲哀吧!我就快搬新家了。我想,我想和他住在一起。也许这样会不一样,开始咱们的另一个里程碑,另一种不一样的关系。

陌生人: 这样好吗?彼此应该有自己的空间。

啤酒海: 住在一起也可以有自己的空间,我不会干扰他的生活,他还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我也可以照顾他。

陌生人: 可是,那还是不一样。你认为他会赞成吗?

啤酒海:我也不知道。

陌生人: 祝你好运。 累了,明天还要上班。晚安。

啤酒海: 晚安。

xxx xxx xxx xxx

来电显示。。。。。阿介。

“成,今晚得空吗?一起吃晚餐。”
“可以,好久没有见你了。”
“然后谈一谈我的新家。你这个室内设计师有何高见。”
“你又在开我的玩笑了,今晚见。罚你请我吃晚餐。”
“ok, see you tonight, bye .”
“ bye.”

同一间餐厅,同一张桌子。我和阿介都非常喜欢这里。也许这里有很多我们共同的回忆。以前求学时期的,现在的。。。。将来也会有不少吧。

“成,最近你几时得空?”
“这个周末吧。为什么?想要旅行吗?自从我们毕业之后都没有一起旅行了。”
“很久都没有和你去旅行了,下次吧。我想你陪我去买家具,毕竟你是室内设计师,你会比我更在行。”
“原来你要利用我,你要怎样报答我呢?”
“年尾我们旅行,我整个人都是你的。这样可以了吧!”
“我才不要呢。”
“成,我还有另外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
“搬进来和我一起住,好吗?这样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相处在一起,我也可以照顾你。”
“阿介,太突然了,我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想目前这样的相处方式没有什么不妥。而且,你也知道我喜欢一个人住。”
“可是。。。。”
“而且,周末你可以到我家住,我也可以到你那住几天,这样不是很好吗?”
“但是。。。。”
“阿介,我们维持目前这样的情况好吗?我们刚开始工作,我刚开始适应一个人搬出来的日子,我不想又重新适应这一切。何况,现在我住的地方比较近我工作地点。”
“这样也是,你说的不完全没有道理。”
“阿介,对不起。”
“你别傻,没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我明白。”

在这一刻,我很后悔。因为阿介眼中刹那间闪过的眼神是那么的失望,那么的失落。突然,握很想就这样答应他,我搬去和你一起住。可是,我的喉头却始终发不出一点声音。

也许我还是自私吧!毕竟我还是不可以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放弃一点所谓的个人自由,而且还拚命为自己寻找藉口来掩饰自己的自私。

“阿介,真的很对不起。”
“成,别再说对不起了。我明白的,而且我也不该在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下提出这样的要求。无论如何,我的家永远为你开着门,永远留一个位子给你。”
“阿介,谢谢你。请给我一点时间。”
“别急,慢慢来。我们还有很多的时间,我们的将来还很长久。”

我真的很感动,阿介的体谅。。。。。。。。

“成,待会我们去公园走走。想牵着你的手散步。”
“就去属于我们这个圈子的公园吧。”

我很喜欢和阿介牵手的感觉,彼此的温度从掌中传进彼此的身体,然后再化做自己的体温,然后又透过手掌传回去。。。。就这样循环着,不知不觉中幸福和甜蜜的感觉也被彼此这温度燃烧出来。

“阿介,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也觉得自己很幸福。”
“傻瓜,怎么突然说出这些话?”
“我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这样牵着手,可以有喜欢的人在身边,我还可以说自己不幸运,不幸福吗?一直以来,有你在我身边守护着我不让别人伤害我。。。。。”

阿介突然抱着我,紧紧的将我拥进他的怀里。慢慢将唇移向我。。。。。。

好久,好久,我们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一直这样的吻着。。。。。。

xxx xxx xxx xxx

陌生人: 啤酒海,你好。

啤酒海: 我还好,一般。

陌生人: 感觉上,我和他的关系又进一步了。

啤酒海: 可喜可贺。

陌生人: 你向你的男朋友提出一起住了没有?

啤酒海: 他不答应。我也不想去勉强他。一直以来我都梦想可以和他一起生活,一起上班,一起回家。。。。那种两个人住在一起的感觉,就像一个家庭,很棒。

陌生人: 可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相见好,同住难。常常很多问题会应此而产生。

啤酒海: 只要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很自然就会有一套相处的方式。也许刚开始时会有一段调适期,一旦适应之后,一切就会慢慢的稳定。感情会很自然的升华,彼此也会更珍惜。

陌生人: 可是,真的那么的容易吗?

啤酒海: 只要双方有这个信念,就会很容易。所以我没有勉强他和我住在一起。也许对他来说现在并不是最佳的时间,所以我愿意去等,等待一个他认为是最好的timing。

陌生人: 你不后悔吗?假如最终还是不能如愿以偿。

啤酒海: 我对他有信心。

陌生人: 真的?

啤酒海: 真的。 明天要开会,不多谈了,想早点睡。晚安。

陌生人: 晚安。

想着啤酒海刚才所说的话,阿介也会这样想吗?到底几时才是我想要的最佳时间?阿介会一直等我吗?

当晚,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阿介的新家突然多了一个人,那一个人却不是我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看着他们一起看电视。。。。。。我吓醒了。我真的不想失去阿介。我真的对阿介那么的没有信心吗?

星期六,陪阿介去买家具。。。。。。

“喂,你这个大牌设计师又迟到了。”
“对不起,昨晚没睡好。你心中有什么想买的吗?有什么喜欢的吗?旧家有什么你要搬过去的?”
“只要你喜欢的,我就喜欢。至于旧家,应该没什么。以前只是租一间房间,现在搬进一间屋子,很多东西都要买。还有,以前一个人住,以后,这间屋子会有另一个人和我同住。”
“我有答应搬进去和你一起住吗?”
“我有说那个人是你吗?”

阿介说这话时,我的心扎扎实实的痛了一下。

“所有的东西都应该买齐了,还有漏吗?我超累的。”
“成,配我一起去选一张床。”
“阿介,你不是有一张床了吗?”
“现在的是单人床,我想买一张king size 的双人床,两个人睡才会舒服。来,帮我看看这张好吗?不懂他会喜欢吗?”

阿介硬拉我往那张床躺了下去.我心不情不愿的,心里酸酸痛痛的。阿介似乎也察觉了。

“笨蛋,你吃醋啊。那个他不就是你。总有一天你会搬进来和我一起住的,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所以买的东西也有你的份。”
“我。。。我。。。。你慢慢等。”我整张脸都红了。
“我对你有信心。”阿介说完后,在我的脸轻轻的亲了一下,然后跳离那张床。


这个星期六得回家。星期四晚上接到妈妈的电话,一定要我回家一趟。他们很少这样的要求我回家。想想自己也蛮过分,虽然回家只是短短的45分钟车程,可是回家的次数却少的可怜。

同样的,阿介的母亲也要阿介这个星期六回家一趟。

我和阿介还在猜测到底他们耍什么花样,到底有什么惊喜。

“妈妈,有什么大事情一定要你儿子回来呢?”
“你有多久没回家了?还好意思问。”
“对不起啦,我刚开始工作,很忙啊。”
“儿子,坐下来。妈有些东西想要问你。”看见妈正经八百的,我也认真起来,很少看见妈这样的表情。
“儿子,你有没有女朋友?”
“妈,没有。你不是要我相亲吧!这么老套!”
“你有没有打算结婚?”
“妈,你怎么了?我还年轻,现在最重要是打好事业基础。”
“那。。。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和你爸吗?”
“没有啦,我有什么可以瞒的过我精明的双亲。”
“真的?”
“真的啦。“
“快去准备。我们要去阿介家用餐。”
“哦。”

怎么妈今天好像怪怪的。我也搞不清楚到底他问这些干什么。。。。

“阿成,好久没见到你了。好像没什么改变。开始工作了,有女朋友了吧!”
“对啊,对啊。。。阿成那么好看,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
“伯父,伯母,我还没有女朋友啦。现在专心工作,努力赚钱。”
“阿介,告诉伯母,阿成有没有女朋友?”
“伯母,阿成还没有女朋友。”
“那你呢?”
“我也还没有。现在好好工作,那些以后才慢慢去想。”
“介妈,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办?”
“成妈,我看直接来就好了。”
“你们有没有事情瞒着我们四个人?”阿介的父亲很认真的看着我们,似乎期待着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答案。
“没有。”我和阿介同时间回答了同样的两个字。
“你们上个星期六去了那里?”
“爸,你怎么管起我们来了。”我开始埋怨我爸。
“上个星期六我和阿成去买家具。”
“那么,你们妈妈看到的东西没有错。”
“伯母,你看到什么没有错?我被你们弄糊涂了。”我开始紧张起来。
“阿成,阿介。。。上个星期六我和成妈去买些东西准备送给阿介当入伙礼物,碰巧我们看到你们最后那一幕。”
“我和介妈都傻了,没想到我们刚进去就看到你们那一幕了。等我们回过神来,你们也走了。”

这时我和阿介才想起他们送的礼物也是同一间店的,只是我们以为他们准备了很久。

“你们两个是不是。。。是不是。。。。”
“爸。。。。”我看着爸爸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爸,妈,伯父,伯母,没。。。没错。我。。。我。。。。和阿成。。。和阿成。。。真的。。。真的。。。是。。是”
“阿介,别说了。。。别说了。”

阿介紧紧握着我的手,我发觉他的手抖的很厉害。要承认一个这样的事实,比一切还难吧。尤其在自己的父母面前。

“没错。我们。。我们。。妈,你们看到的都没错。我们。。两个。。真的是。。是同。。同。。同性恋。别人。。所。。谓的。。G AY。”

这样短短的一句,需要多少的勇气。阿介断断续续的说了出来,此时此刻,我不知道他们四个人是怎样的表情,因为我不敢看他们的脸。此时此刻,阿介的手抖得更厉害。

阿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其实。。其实我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一直以来也不知道该怎样告诉你们。这样。。这样也好吧。。也好吧。你们终于知道了。爸,妈,伯父,伯母,对。不。起。请。原。谅。我。们。

“爸,妈。。。。。对。。对不起。”

我看着爸妈还有阿介的父母,他们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许是彻底失望之后,一时反应不出任何表情。

“爸,妈,伯父,伯母。。。我们。。。会。。离开。。离开这里。我会好好照顾阿成。。。对不起。”阿介牵着我转身就走。。。

“阿介。。。难道你就这样离开我们吗?”

“妈。。可是,可是。。我们会被你们接受吗?我们会被你们祝福吗?你们会要我放弃阿成,可是我办不到。是我将阿成。。。我不可以放下他。爸。。。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样?”

看着阿介的脸,看着他的眼泪。一直以来,他是那么爱他的家人,可是今天为了他却选择了我,放弃了他们。

“成,你真的也要走吗?爸妈都留不住你吗?”

“妈,我真的不想,可是阿介对我很重要。爸妈,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保重自己。。。如果。。如果有什么事。。一定。。。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妈,记得。”

“你们别为我们伤心了,好吗?我们也想当你们心目中的那个好儿子,可是事情走到这样,我们不可以回头了。你们别难过了,好吗?你们的难过会使我们很不放心。你们一定要快乐。。。我。。们。。也。。会。。快。。乐。”

阿介拉着我转身就走,我看见阿介用手擦去脸上的泪。

还有一步,一步。。。我们就走出这个门口,走离我们的父母,走离我们长大的地方。我的心很痛,阿介的心也很痛。这一步真的很远。。。。阿介的手是我现在唯一的依靠。。这一刻我明白啤酒海所说的,彼此的信念。。。。

“你们站住。”我爸大喊了一声。

“阿介,阿成,当你们的妈告诉我们时,我们的确是不可以接受。我们的确想过不认你们是我们的儿子,因为我们不可以接受这样的儿子。这和我们心目中的儿子相差太远了。阿成,可是我和你妈也不想没有你这个儿子。”

“阿介,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非常残忍的事实。我们唯一的一个儿子。。。我们唯一的一个儿子。可是,我们不想连唯一的儿子也没有了。你应该可以体会爸爸的心情。你也应该站在我们的角度去看看,去想想。”

“一整个星期,我们都在期待今天你们告诉我们这不是事实,可是这让我们彻底失望了。我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迎接这个事实,我们四个甚至想好了对白,不想伤害你们。可是一旦事情走到面前时,我们就措手不及了。”

“爸。。。”我看着爸爸,有股冲动想跑到他面前将他紧紧的抱住。

“阿介,成爸说的没错。我们两个男人真的不懂该怎样面对这个事实,也不懂要怎样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我们并没有放弃,只是我们须要时间。最重要的,我们都不想没有了儿子。”

“阿介,阿成。。你们应该吃完晚餐才走。”
“对啊,阿介,阿成。。。介妈和我准备了很多食物,吃了才回去。明天没有上班。”
“阿成,阿介,还站在那边干嘛,还不去洗手吃饭。成爸,来吃饭。”
“介爸,不可气。”

这是第一次我和阿介两个人的脸流满了眼泪。
我们都很感激父母的体谅,他们的明白事理,他们的包容。毕竟,要他们接受自己的独生子是同性恋者真的很不容易。就让时间把这变成一个习惯吧。

这也是第一次我和阿介紧紧的抱着我们的父亲和母亲。

这也是第一次两个家庭变成一个家庭的开始。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这是真实的故事吗?

唯美的爱情。。真的让我感动。。
你也描叙的太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