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September 2008

哀悼

怀念你,小可爱

今天一早,我妈就叫我起床,很匆忙的。原来其中一只小小鼠已经奄奄一息了。
顿时,我不知道该怎样做。宠物医生,住家附近也没有。
所以只可以看着它痛苦的挣扎,不断轻轻抚摸他,告诉他,加油,不要放弃。
看着他的肚子急促的呼吸,我真的很不忍心。

下午和朋友出去吃午餐的时候,也有点不想出去了。
最后,大概0240pm 回到家的时候,他走了。真的离开了。

人有葬礼,我不知道宠物的葬礼是如何。
别人说,佛曲可以有帮助,我开始半小时的佛曲,将他清理干净,找个盒子,放些他最爱的食物,瓜子。就这样,我将他埋在我家前面花丛中。

我一直都不相信他会那么快就什么。我拖了很久,很久,当他的身体有点开始硬的时候,我才愿意将他放进土里,因为我怕他只是短暂的睡觉而已,我怕他只是想开个小玩笑。

和我家的小鼠鼠不是相处很久。我想,大概只有短短的半年。
还记得第一晚你到我家的时候,你是那么的活跃,还差点让你逃脱了。
一直想你们住得舒服,所以买了一间超大间的屋子给你们。
结果因为缝实在太大了,以你小小的体积,很容易就钻出来。原来你会软骨功的。
这期间,你施展了这个功夫,离家出走了两次。每次你离家时,我们都很担心。
第一次,你自己跑回出来,可能是因为你太饿了吧。一盘你喜欢的食物就把你引了出来。傻鼠。
第二次,你这次可能因为受了上次的教训,所以不容易再骗你出来了。结果最后在储物室里将你翻了出来。

这次,你真的离开了,而且怎样都找不回你,因为是我亲手将你埋在地底里。

现在想起来,你本来就不会长命,每次你离家出走都要从高高的鞋架上摔下来。
可是每次你都还是很开心,很活跃的,所以我们也不当一回事。

现在还有另外一只小鼠令人担心。
他突然失去一个伴会怎样呢?还可以适应吗?希望他也可以好好的过下去。可能待会去买多一只回来陪陪他吧。

16 September 2008

长长的路,以后没有你陪我了。

我已经逃得远远的,
尝试将我的心情稳下来,
为什么你还要来告诉我他的事?
是告诉我,你有多快乐?
是告诉我,你有多幸福?

我告诉你的,我已经尽量在做,
我已经尽量不和他聊MSN,
看见他上网,我都要装作看不见,
视而不见,强忍着一切。

我单纯的以为我们真的可以几个人一起出去玩。
由我踏上他的车那一刻,我就感受到你的不开心。
所以,你一直保持沉默,我也不敢出声。
那一秒,我真的很想逃离。
我忍了下来,因为我怕大家不开心。
是你告诉我你的不在意,
结果,告诉我最在意的人也是你。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怎么样。
我告诉你我可以做的,我都会尽量去做。
为了可以让你不吃醋,为了让你心里舒服一点,
我放弃了一段友情,
这是我最后可以牺牲的,也是我唯一很不舍得的。

很多事情都会因为这样而改变,
我真的没有把握我可以适应这样的改变,
毕竟这是一个习惯。

我会慢慢的回到以前的生活,
没有夜店,
没有周六的狂欢,
没有遥远的夜市,
突然,一切都离我远远的。

我好不舍得,可是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PS: 原来我会写这样类型的文章,我还编的不错哦~~

12 September 2008

相关



人来人往的街道,
有多少人和自己擦肩而过?
有多少人最后会变成情侣,又或者变成敌人?

看着自己左边右边的人,陌生的脸孔,陌生的身影。
似乎没有任何共同点,可是,感觉上又息息相关的。

我想,
相关的是我们让这城市热闹起来了。

09 September 2008

担心

直接和坦白
到底两者之间的差异有多大?
直接,说的一定是真话吗?
坦白,又没有一点虚构的成份吗?

有些事情说的太多了。
很想收回,可是太迟了。
以为可以交心,可是让我感觉到的却不是那么一回事。
原来不是说完所有事情就可以真正的做朋友。
原来朋友的定义还是分很多,很多种的。

我只希望说出来后的事情,不会是让别人伤害自己工具。

我期望着。

PS: 小天,你不要出卖我哦。不然我会杀了你

08 September 2008

前方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
隐约中的你也越来越远,
想要捉住,
可是却一直的捉空,
到底眼前的你,有多遥远。

空气中的烟霾只要有场大雨,
可见度就会慢慢的提高,
一阵风,一场雨
是否也会让我看得更清楚?

我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答案。

当前方的可见度越来越低时,
我越来越无力了,
慢慢的,慢慢的
车速越来越慢,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该往目的地前进,
还是,就这样停在一边,一个人无力的慢慢等待,
无此境的等,等,等。

等待的时间越久,
我越不知道我要的结果,
开始找不到说服自己的理由,
就连想欺骗自己的藉口也编不出来。

谁可以在这时候拉我一把,
就这样轻轻的把我拉出来就好了。

也许转换另外一个环境,
一切会变得不一样,
收入也可能变得不一样。

我该继续,还是放弃?

05 September 2008

眼泪


一直都在憋,
憋着不让自己的眼泪夺眶而出,
憋着,憋着,
不哭,不哭,
憋着的感觉很难受,

憋着眼泪,
带着面具,
让别人看起来我是快乐的。
让别人感觉出我的雨过天晴。

发泄

假如不说,没人知道这是夕阳还是朝阳

松开手掌,就以为放开了。
以为紧握的东西就会随着手掌慢慢的松开,慢慢的掉下来。
原来不是这样的。
有些东西是透明的,或者很微小,看不见,可是却存在。
就像细菌,看不见,可是却可以慢慢的啃食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灵魂。

眼不见为净,这是真的。
一旦发现自己身上有些东西想甩也甩不开,像细菌一样紧紧的攀附着时,那份心情多少人明了。
别人都会说,别想那么多,你一定可以甩开的。
别人也会说,我相信你很坚强,你一定可以走出来的。

说时容易,做时难啊!!
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啊!!
这些话语可能只会让自己多想一点,我真的是这样吗?
到最后,无论多少支持,面对和解决问题的还是自己。

我常常对自己说, 真的放开手吧!
放开一切对家里的责任,放开一切对未来的憧憬,放开,放开。。。
给别人越多,苦的最后还是自己,也不会有人了解到底有多苦。。。
别人说,不要要求回报,无任的付出,做好自己的本分。。
何谓自己的本分?
何谓无任的付出?
何谓不要求回报?

我是否真的要想想自己了?
30岁该有的,我都还没有拥有,比我小的弟弟都有了。
一直的付出,换来的就是别人的瞧不起。
知道的就是原来人是自私的。

买车的计划,一年拖一年。
真的以为我想这样继续拖吗?我比任何人都心急。
没有车,遇到一些比较郊区的顾客,要转几趟的巴士,又要KTM的,不然就是德士。
有时候进去了,没有德士,又要走到可以拦到德士的地方。
试过就这样的走了一个小时,在烈日当空下。
想要出去晚夜一点, 又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
谁会知道?谁会了解?我都没有向你们诉过一句的苦。

当很多人问为什么没有车的时候,还要找一大堆的理由。一大堆的藉口。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每个月要担心这个,要担心那个的。
由老到少,都要照顾。我真的很累很累了。
担心完别人的事情,自己的事情又跟着来。
为什么这样?真的很辛苦。很辛苦。

有时候想过,自己离开他们,可是,真的可以吗?
离开了,他们的问题怎样解决?最后所有东西又落在他们那里。
我不忍心。可是,我可以担的又是多少?

好久没有好好的狂哭了。
相信发泄过后应该又可以扛更久了吧。

加油!!

04 September 2008

随写心情


最近差不多很多时候都下雨,
凌晨下雨,
中午下雨,
傍晚下雨,
每天都湿答答的,就像我的心情。

心情被弄到有点蓝蓝的,
有点感觉寂寞,
有点感觉孤单,
有点不知所措,
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突然想身边有个伴,
不需很好看,
不需很有钱,
不需很高大,
只要爱我和我爱的人就好了。

人的要求会随年级慢慢的变多,
我想要有自己的房子,
我想要有自己的汽车,
我想要有自己的事业,
我想要有很多很多的钱,
我想要。。。。。
我想要。。。。。
你又想要什么?

很想远离一切。
一切责任,
一切烦恼,
一切问题,
统统抛开,
轻轻松松的过日子。

01 September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