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pril 2012

圈子。痛着幸福 - 7

我可以爱你吗? 真的。我很想。

当爱上一个不能爱的人的时候,那就注定着心会痛。

面对着雨柏的时候,我必须把自己的心门关紧,这样痛的感觉才不会外漏。

以往任何的情绪,都可以往阿介身上抛。

通常,最后就会没事,因为阿介总有一套方程式把它消化掉,然后转化为正能量再归还给我。

这次,我只能一个人憋着,憋着。

很辛苦,可是我得承受,就当作对自己的罪作出惩罚。

三人行的日子,我很痛苦。

面具戴的稳稳的,永远都是一张笑脸,就像小丑一样,泪流了下来,可是嘴角还是往上扬。

我累了,真的很累了。

痛着微笑的日子,让自己变得很虚伪。

越是伪装,越是觉得对不起阿介,越是愧疚,对雨柏的感觉越浓越深。

我开始拒绝三人行,因为我已经无法面对他们了。

我开始一个人放工后在外面溜达,我开始周末一个人在外面闲逛。

偶尔同事陈珊珊会陪我。我知道珊珊对我有意思。

珊珊和我同年级,和我一样刚进公司不久,比我早两星期。

珊珊是我上班第一天和我午餐的人,那天开始我们就每天一起午餐了。

渐渐熟络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和珊珊有很多共同的喜好。

最相象的就是,我们都喜欢男人。

某天,陈珊珊告诉我,她喜欢我。

KIM, 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他。”

“哦。”

“我喜欢你。”

“为什么?”

“我就是喜欢你。”

“陈珊珊,我不能喜欢你。”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男生。”

“我知道。”

“你知道?”

“是的,可是不是100%确定。”

“那么你还。。。。。”

“因为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

陈珊珊就是那么一个可爱/大剌剌的女生。

“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

“喜欢一个人就要让他知道。”

不断的重覆这句话。不断的重覆着。

我喜欢雨柏,我真的能让他知道吗?

不能,因为我喜欢上一个不能喜欢的人。

除了和陈珊珊见面,我也开始和一些网友见面。

可是,大多数都是自己一个人。

一个人的生活久了,也就习惯了。

偶尔会想起和雨柏一起上班,一起回家的日子。

我知道这不属于自己的,所以不能让自己习惯。

一旦习惯了一个习惯后,一旦需要改变时,就是对自己残忍的时候,我不想走到这一步。

早出晚归变成了我的生活。

其实,我的生活真的没有那么忙。我很努力的装忙,很努力的扮演好大忙人的角色。

最早一班 LRT出门, 最晚一班LRT回家。

阿介和雨柏的邀约,我都一一的推了,推说要加班,见朋友之类的。

一堆堆的理由,一箩箩的藉口,就是不想当第三个人。

《最近你怎么啦,我担心你。》

看着阿介给我的简讯,我更知道自己的做法正确的。

《我很好,我没事,就忙。》

我不想阿介担心我。我会不好意思的。

一个星期又一个星期, 日子还是这样的过着。

自从和陈珊珊说清楚后,我开始减少和她外出的频率了。

她过得好好的,她就是那么的潇洒,倒是自己有点尴尬。

“你想避开我到什么时候?”

“啊。。。你干嘛还没睡。”

“我等你,我想问清楚你。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啊,我很好啊。”

“你每天比我早出门,比我晚回家,我都看在眼里。”

“我很多东西做。忙不完。“

“忙不完可以准时下班,可以和女同事闲逛,可以自己一个人在书店看书,可以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晚餐。”

“你。。。。”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什么都知道,你避开我。”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要拆穿我,为什么不能让我好好的过这样的生活。”

“这样你太辛苦了,我心疼你。”

“你不该心疼我,你不该理我,你不该这样的。”

雨柏走过来想要抱着我。我都看在眼里。

“你不要抱我,不要,不要,我快坚持不了了。”

你还是紧紧的把我抱着。由开始的挣扎到后来的任他抱着。

“雨柏,不要抱我。”

“雨柏,不要这样。”

“雨柏,我受不了了,不要这样。”

你一刻都没有松开你的手,你反而抱得更紧。

“雨柏,我喜欢你。可是,我不能喜欢你。”

我流着泪告诉雨柏。我想起陈珊珊说的,喜欢就要说出口。

KIM, 我也喜欢你。”

“看着你每天这样的折磨你自己,我很心疼。”

“我只能默默的每天看着你出门,默默的等着你回家。知道你回来了,我才安心。”

“我担心你,所以默默的跟着你。”

“不要这样了,好吗?”

“雨柏。。。我搬走,好吗?”

“不能。我不要你走。”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雨柏的眼泪。

原来当看到自己喜欢的人的眼泪,心会如此的难受,如此的疼。

我的眼泪因为心疼雨柏而流,雨柏的眼泪也为了我而流。

只因我们在不对的时间点里遇到了。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阿介的简讯。

《我和雨柏分手了》

《为什么?我现在过来找你。》 我很想见阿介,想抱着他,想安慰他。

《我提出的,因为他心里有个份量比我重的人。》

《谁?你还好吗?我来找你。》 我很害怕,很害怕阿介知道那个人是我。

《勉强不来,不如结束。他对我的感觉一直不是爱的感觉。我要出差去中国一个多月。回来再找你聊。》

阿介就这样的再次出差去了。

我知道阿介受伤了,可是我知道阿介会过得好好的。

阿介就是那么坚强洒脱的一个人,当他说放下,就是放下了,只是,需要时间。

我知道雨柏心里不好受。

毕竟雨柏和阿介的感情不是一朝一夕。

可是,我不懂要如何安慰雨柏,毕竟我是个罪人。

那一天,我们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藏在自己的角落里。

阿介,雨柏,我。。。。。心情都不好。

KIM 我和阿介分手了。”

“我知道。”

“我没有很难过,反而是种解脱,我知道迟早需要面对这情况。”

“为什么?”

“因为心里属于阿介的位子被你占据了。”

“是不是有天我的位子也会被别人占据了。我害怕。”

KIM,也许我应该告诉你,我和阿介的开始本来就是注定分开的。”

-----------------------------------------------7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