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March 2012

圈子。痛着幸福 - 3

老实说,如果这个世界没有电脑,没有网络,就没有我这个同志了。

因为学业上的需要,买了第一架的桌面电脑。

某天,自己不知道发什么神经,尽然在搜索器里打下裸男。

随后,一个又一个的网址,一张又一张的照片出现在眼前。

心理身理都起了反应。

每次都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每次口中的最后一次都是再一次就好。

上瘾了,不自觉的上瘾了。可能是每次的那份快感吧。

不能自拔的心情,加上心中那份愧疚和罪恶感。

最后,我彻底的沦陷了,陷得深深的。

魔鬼打败了天使,我入魔了,一个享受看着照片换来快感的魔鬼。

人性总在启动电脑后的那一秒被魔性取代。

屈服了,抗拒不如接受。

开始好好的看一些文章,开始进去一些聊天室,开始认识一些人。

我出道了,我开始属于这个圈子了,虽然还不确定自己是不是。

那时,我对着自己的性向存着很多很多的问号。

毕竟那时,很多资讯都不想现在那么容易的获得。

1999年,透过聊天室,我认识了阿介。

23岁,比我大3年。

他告诉我很多很多关于这个圈子的故事。

他也告诉我很多这个圈子的一些游戏规则。

第一次见面,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去见阿介。

毕竟当时的我们都没有手机,而且那时候手机真的好贵。

只好凭感觉,凭衣服,凭指定的地点之类的相认。

那是多么的刺激啊。

期待着,毕竟连样子也不知道。

现在和网友见面,就少了这个感觉。

那天,我们成功见面了。

感觉很好,很舒服。

起码,我没有被他放飞机。

因为过后听说很多人都被试过放飞机。

就是一些人会躲在某一处远远的观察,然后才决定要不要现身。

很多因为长得不是那么出众,身形不是那么出色而痴痴的等,然后受伤的离开。

也许,这个圈子就是那么的冷酷残忍无情。

很多人一开始会抱着希望,慢慢的,希望越来越少,开始慢慢的绝望。

想要生存,就必须要适应这里的生存模式。

这些都是阿介提醒我,告诉我的事情。

有时候,如果没有了他,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将自己适应。

透过阿介,我开始认识越来越多人。

身边的人,都以为我和阿介是一对,其实我们不是。

很多时候,我们都处在一起。

我们暧昧过,我们认真的想过,最后,我们还是选择维持原状。

KIM 今晚一起晚餐。晚上7点,接你。”

你打了通电话给我,通知我。

等。等。等。

一辆陌生的车停在我身边。

“上车。”阿介探头出来。

充满疑问。可是却不知道要如何去问,因为车里多了一个男人。

看着那个男人他一手开着车,一手握着阿介的手。

我大概知道了,可是心里却酸酸痛痛的。

KIM, 这是陈雨柏。”

DEAR, 这是 KIM.”

那次是我第一次见雨柏。可是却不是最后一次。

知道他从倒后镜里望了我一眼。

冷冷的说,“哦。原来是你。”

那晚的晚餐,我吃的不是很志在。

说不上什么感觉,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对于阿介突然带一个人出来,而且还那么亲密,的确有点不舒服。

那时候对自己的解释是说什么好朋友,连这样的事情也不告诉我一下下。

有种被冷落的感觉。有种被解读成他不在乎我的感觉。

那晚我很静。很静。

很少说话,冷冷的。

看着坐在我对面的两个人,爱得很甜,很甜。

那晚,我失眠了。

---------------------------------------------------------------------------3

No comments: